地狱与和解

麦田的守望者说想守护在悬崖边玩耍的少年,让他们不至于坠落。这是那部充满青春味道的小说里给我最多温暖的桥段。这部看似焦虑的小说其实依旧在尾部平添了一个“花环”:那些在悬崖边的孩子们真的能守得住吗?如果他们掉下去了怎么办?

加州靡情讲述的是一个从悬崖坠落的孩子的故事。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移居加州的汉克走在去地狱的路上:才华横溢却沉迷女色,丧失灵感;想挽回一生挚爱却总是迷失于浮华世界,一次接一次地伤害自己的妻女。这是一个关于长不大的小孩浪迹于繁华世界的故事,一个漫长的浪子回头的故事。

如果不是某个不用教课的周一闲的蛋疼,绝对不会把这部大二暑假看的老家伙翻出来,更不会发现这部剧在拍第六季。混沌之中的温馨是我最喜欢的,世界注定没办法像想象中的那么整洁和一尘不染,那么干嘛不干脆把世界再构想的混乱点。小丑笑曰:why
so serious?

我得承认,与大多数看这部剧的人一样,最初我也是被这部片子的火爆场面吸引的。不过我固执的认为,这部剧就是给我们这些二元者看的:我们知道自己的身上有追求完美的智慧,然而这副皮囊却注定会腐朽。“人是一座桥,一个过程。”如果尼采所言非虚,那么加州靡情中的汉克这座桥,则像过山车的高架,一次一次从九霄云天上冲下,鼻尖直触地狱。于是坐在屏幕前准备好了餐巾纸的我们,最终“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

第六季不如前几季香艳了,汉克重新开始写作,更努力地去融入妻女的生活(麻烦自然还是不断的。。。),很喜欢他和女儿贝卡在月下谈论以及共同烧书的场景。每当见到这种被亲情笼罩的场景我总会想:大概造物主暗自与固执,贪婪,自私的我们和解的秘密,就在赐给我们爱这种宝贵的情感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