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背后的合理

1,对于底层百姓来说,现实是残酷的;对于这种现象本身来说,却是合理的。

普通百姓吃不起昂贵的新药,知道有救命的药存在却只能眼睁睁地等待死亡,现实是何等的残酷,但新药药价的昂贵却是合理的。制药公司花费巨资研发新药,平均每一个成功上市的新药研发成本高达几十亿美元,平均耗时10年,在短短的专利保护期内要收回所有成本并盈利,药价高是理所应当的,否则制药公司收不回成本和利益,赔本的买卖是没人再干的,以后也就不会有公司再研发新药。但是具体应该高到多少是个有待商榷的问题。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药价定的多么合理(就按制药公司在七八年内只收回成本算),最早期的受益者一定是有钱的或有权的,即所谓的社会金字塔顶层的人,底层百姓是无论如何也吃不起的。不仅仅对于救命的新药是这样,对于任何稀缺资源都是如此,这就是残酷的现实,总是要有人牺牲,底层小老百姓就总是那些牺牲者。这是市场的规律,也是社会的规律,所以说它是合理的。

有人会问,为什么印度可以生产如此便宜的仿制药?药物要想成功上市,首先得证明它确实是有效的,可以治病的,那就得有一批人在不知道它有没有效的情况下,冒着有可能吃死人的风险去尝试。不到万不得已,穷途末路,一般人肯定不会去愿意当试验品的,如果药企想要在欧美发达国家的人上试验新药,那就带花大价钱,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样药企的研发成本无疑非常高昂。但是印度人的命贱,如果吃死了人,只需要赔偿5000美元(3万多人民币)家属就满意了,这无疑极大的降低了药物的研发成本。但是印度政府和印度人民也决不允许药企只拿自己的人民当试验品,自己却捞不到半点好处,赔本的买卖是没人干的,所以印度政府和西方的药企达成了一个协议,政府允许药企拿印度人做实验,但是,药企也要允许印度人在新药的专利期内生产仿制药。但是药企要求,仿制药只能在你印度本国卖,不能到其他国家抢我的蛋糕。由此可见,在药物研发阶段印度的底层老百姓就已经做出了牺牲,相当于用早期生命的牺牲换取了仿制药的特许生产权,为其他病友换来了廉价的药品。所以一切都是那么的合理。

又有人说,为什么不把新药纳入医保?我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社会学研究者,所以不敢对政策的制定胡乱指责,只来说说拙见。首先本质上医保的目的是什么?对于被保险人来说当然是得病的时候有钱吃药,对于政府和社会来说,目的却是稳定。稳定是社会稳步运行的最根本保障,即社会的矛盾(财富分配不均)没有激化到让某些人群用暴力抗议。医保的钱是有限的,如果将昂贵的新药纳入医保相当于给极少部分人分配了更高比例的医保保额,那其他地方的保额必然要减少,而且减少的部分涉及到的人群会更多,这显然造成了不公平。再者,如果昂贵的药价使用了太多医保份额,医保的钱不够用了,对政府来说可是非常头疼的问题。所以政府不会为了那些用不起新药的小部分群体去破坏现有的医保分配平衡。但是当需要新药的人数量越来越大,他们降低药价的呼声越来越高,说明社会矛盾开始激化,搞不好要搞出大新闻了时候,政府就该认真考虑他们了。药物纳入医保该是必需的了,否则,你政府不考虑病人的死活,反正病人横竖都是死,还不跟你反抗一下?这时候我觉得政府应该去和药企议价,毕竟纳入医保后,用药的病人会增多,药品的销量也会升高。(这里不考虑医院的医保限额,医生不给开医保药之类的复杂问题了)。电影恰恰展示了矛盾的激化过程。

2,“法大于情的道理不用再讲,作为执法者,我们必须站在法律这一边”。

警官是个好人,但绝不是个称职的警察;局长冷漠,却是合格的局长。法律是社会运行的指令,维护法律就是维护社会秩序。法律可能不健全,社会秩序可能不完美,但不完美的秩序也比没有秩序好。法不可能完美到涉及所有的情,法也不可能解决所有情的问题。有些情与法的冲突关键并不在法,而在于其他社会制度。作为执法者,当然要站在法律一边,法律可以说是无情和冷漠的代名词。越是在高位的人视野应该越大,越不应该被细节干扰,作为一个领导者,需要的是坚决和冷酷,决不能被情感左右。

威廉希尔官网 ,(转换话题的随感)越是高位的人,情感的波动应该是越小,对应的生活的乐趣会更少。我有时候想,上帝和佛祖应该是最无聊最无趣的,因为世间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怎么回事,应该不会产生任何情感的波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澳门mgm美高梅 ,yemingre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