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看了电影《杀手没有假期》。
       两个杀手被老大安排来到比利时一个小镇,等待老大的任务,一个胖子老杀手,一个新手逗比,两个人是搭档。小镇有中古世纪的古老建筑,胖子惬意地欣赏小镇的景观,逗比内心苦闷焦躁。逗比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误杀了一个小男孩,良心上过不去,自责不已。而这个杀手组织又是非常讲究原则的,在这个原则下,误杀了小男孩的逗比必须自裁以谢罪。
于是,剧情就是,老大要以死来处罚逗比杀手,指派胖子动手,胖子执行的时候,发现逗比正在进行自杀,千钧一发之际,胖子制止了逗比,结果胖子没有执行老大的任务,逗比没有自杀成,老大便亲自出马,杀了胖子,打伤逗比的过程中,以为误杀了一个小男孩,最后老大自杀,逗比身重数枪,说“真想活着啊”,因为逗比在这个小镇刚刚交了一个女朋友,a
pretty girl。
同时,老大又是一个具有人情味的人,所以,他安排这两个杀手到比利时这个小镇来游玩,这个小镇是老大心目中的童话一般的地方,所以,老大选择在这个小镇杀死逗比,算是他的补偿。
        电影中文名字叫“杀手”,原名叫“In
Bruges”,翻译过来就是“在布鲁日”。我觉得原名更符合这个电影的味道。因为故事情节以及节奏跟杀手这个职业没有太大瓜葛,也就是象征性地借用了杀手这么一个身份而已。
开头的对话: 逗比:布鲁日真是一个破地方 胖子:布鲁日才不是一个破地方
逗比:布鲁日就是一个破地方
胖子:逗比,我们刚他妈下火车呢,你能等看了布鲁日再说它破不破好吗
逗比:不用看我就知道那是一个破地方
        与其说这是几个杀手的故事,不如说,这是布鲁日这个地方风土人情的展示,至于是什么样的风土人情呢,我也没看出来。没有杀手之间的激烈的争斗,倒像是杀手们的假期期间的几个下午茶时间的走心的谈人生谈理想而又啥狗屁没谈出来却莫名感伤了一下下。也没看出什么特别强调的中心思想,这点不像国产影片,国产影片老喜欢教育大众,国产编剧和导演喜欢装老文艺青年,讲一些什么“人生要领”“是非黑白”。可能中国传统是这样:立功,立德,立言。
        越来越不喜欢那种站在高处说话的电影,中学的时候,会有所感,因为那时候有个考大学的目标,希望得到激励,所以需要那种从高处而来的文艺,需要来自权威处的声音和思想,从而为自己的言行立一个榜样。大概是这样一种心理吧。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喜欢看那种简简单单记叙性的表达,没有要告诉别人该怎么活,没有论证这个世界该怎么样,只是如实而真诚地纪录了这个世界某个角落某一些人的真实的生活。或者说,我要看,在这个世界中生活着的别人的自我。
         在这个电影里,我看到的就是一个“有原则的自我”。那么我想谈谈,为什么这么一个“有原则的自我”触动了我。
感觉在一个都市里生活,坚持原则的自我,是艰难的,常常为了生活,我们会违背我们的原则和操守。违背了之后,生活会混乱,这对于一个有自我的人是难受的。因为混乱就是自我的反面。
        现实境地里,会做出违背性的行为来。于是心里遭受自我的谴责,然后在谴责中煎熬,煎熬中失去生活。会变得焦躁,看谁谁谁不爽,待哪哪哪不舒服。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自我无处安放,或者说“灵魂无处安放”。
        某个焦躁的时间段里,你讨厌生活。你跑到公园里打一转,风朗气清。有个漂亮姑娘坐在长椅上看湖中的鹅或鸭子。你过去搭讪,往常你或许羞涩不敢,但是这番你破罐子破摔,反正狗屁的生活你都不要了,还怕羞么。你过去了,坐在长椅另一边,莫名其妙找些话说。······省略N字。
这边一个自我,跟那边的一个自我,由心的交流,感受到作为人的温暖。
        除了在这电影中感受到“有原则的自我”,另外还感受到“严肃”和“认真”。
        结尾: 中枪的逗比杀手说:我真的,真的很希望我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