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空间还是幻想轮回?

片子不算新,下着一直没看,今天和同学一起看完,没看别人的影评也没看预告片,怕剧透。
一开始女主角浑浑噩噩,孩子作噩梦安慰孩子,来到门外问邻居听见有人按门铃吗?
换场景,朋友一群人出海,维多问她怎么没带孩子,说在学校,维多和格雷说洁西有问题,周六孩子应该在家,埋下伏笔。
从梦境中醒来,洁西看见自己躺在海滩上,螃蟹爬过。
出海遇难,暴风雨过后大船出现了,所有人很开心,除了浑浑噩噩的洁西,不太想上去。看见一闪而过的人影。
上船,没人,洁西说场景很熟悉,格雷不信(都是这种梗,一个信一个不信,然后不信的死了)。看见人影,维多一个人去追(胆大的先死好吗,哎),场景停在一扇邪恶的门(出去就是死啊)。捡到洁西的钥匙,她真的来过啊(我同学提出一个理论,她觉得这是平行空间,两个女主角,确切的说是女主角在两个空间来回,所以才会那么累记不清,记忆混乱。)
接下来高潮来了,洁西找到了维多,维多却要掐死洁西,关键时刻洁西摸到了维多的后脑勺的两个洞,维多死了。进来之前指示的theater,发现格雷死了,莎丽夫妇在哭泣,指责洁西杀了格雷。洁西跑了去找维多,才发现真相。。
她终于回忆起来为什么自己来过这了。是另一个她杀了他们,为了挽回他们的生命,她打算把另一个自己杀了。。。。
到最后她才明白过来,这是一个死循环,即使这一次救了他们,不过是换了种死法而已。她明白了这个道理,便在想,我怎么样才能回家见儿子呢?对了,,每次人死光了就会重新来一次,小船会再回来,所以,她要把他们全杀了才行。
那之前想救同伴的命的自己把邪恶的自己丢下船之后,自己就真的死了吗?
镜头切到沙滩上的自己,原来自己没死,,回到家看见自己在打骂孩子,原来自己是这样称职的妈妈!她按了门铃,把那个坏妈妈引诱出来自己偷偷进去,打死了她,并带上孩子开车走,路上撞死了一只海鸥,扔海鸥的时候她忽然发现,那下面有无数只这样的死海鸥,螃蟹在爬动着。。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很惊恐的逃走去开车。车祸发生了。
无数路人来观看,只有孩子和那个被打死的坏妈妈的尸体,没有自己,自己正站在马路上看着一切,一个司机问她,你要坐车吗,她于是带着刚下的决心,去了码头,这一切,又开始重演,这一次,是为了救自己的儿子。
看到这,其实已经很明白了,这个女的其实就是个幽灵,这一切不过是她的轮回演出。
为什么会有这么符合逻辑的演绎呢?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一个说法,说死了的人其实是不知道自己是死得了,她会一遍遍的在脑海中演绎自己的死法如果不能明白自己已死应该去投胎的话,所以我想,这大概是作者的用意所在吧。
直到她看见车祸的那一刻,她的演绎才算完成,但是为了心里救孩子的愿望,她愿意重新再来一次。永不放弃。
每一次接近成功的绝望,都让她不能安息。
其实我想说,这只是一个倒逆的回想,如果我们追问这个轮回最开始的地方,就会发现这其实不是一个必然的逻辑推理过程。
西西佛斯是因为绑架了死神才被惩罚永远推着那块石头,循环往复,那么女主角是基于什么理由非要出海让朋友们死在船上呢?
不管是车祸还是其他的原因,造成她儿子苦难的始终是她自己,打骂孩子的也是她。退一步讲,答应带孩子去出海玩的是她自己,就算发生车祸是在去的路上,那也怪不了她的朋友啊,难道一定要以生者的身份和他们继续出海再回来才算是一个巡回的拯救吗?由此可见,这种不可逆推的逻辑,是本片没有处理好的硬伤。
不过总体来讲,这种几个层次堆叠在一起还能演绎的十分明白的,还是很好看的,女主角演绎的也不错。
除了大家讲的路上乐队的孩子的鼓,模型帆船,儿子画的在大海中的船,以及房间号码牌237之外的巧合安排的很好。我想提一个大家没提到的,关于最后的那个带她去码头的司机。
他说,我就不关计价器了,你会回来的,对吗?如果你出海去玩,出租车司机会不关计价器等你回来吗?很明显不会啊,那么这个司机就是知情人,他知道这是一个不会结束的轮回,她会不停的回来。除了自己经历的人知道,谁还会知道这件事呢?死神。对的,他就是死神。
情节透露比较多,大家见谅,欢迎讨论啊,同时也求推荐这样的好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