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所有美好的感情

友情
看此电影之前,我对于约翰纳什没有任何的了解。影片的前半段,我以为这只是一个孤独天才拯救世界忍辱负重的谍战大戏。甚至当心理医生罗森第一次出现时,我依旧还沉浸在纳什的幻境中。直到当纳什离开医院,回到了妻子身边,我才相信一切都是脑海中的臆想。当“big
brother”再次出现时,我再次在真假中无法分辨。
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的虚构的世界里沉沦,无法自拔?回想我们自身,其实我们的梦境就是我们为自己幻想的世界。在梦里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生活在自己所架构的空间。纳什不过是把梦境与眼前现实的世界混淆,分辨不清。
纳什第一个幻觉浪子室友—查尔斯对其来说,最初难道没有积极的影响吗?查尔斯满足了纳什对于友情以及人际关系的需求,在纳什为了彻底地与疾病抗争,最终与查尔斯告别时道:“查尔斯,你一直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但我不能再跟你说话,我真的不行。”那一刻,我其实在想倘若没有那个国防高管的幻境出现,我希望纳什一直能和做想象中的查尔斯是最好的朋友。在纳什被汉森挑衅后,他在图书馆的橱窗上写满了推倒公式在那喋喋不休,查尔斯问他有没有吃饭。在为了自己的原创理论苦苦挣扎精神面临崩溃时,查尔斯陪伴左右激励他告诉他:“你做的方式没有问题,你没有问题,是他们有问题。”在纳什纠结是否向艾丽西亚求婚是,还是查尔斯告诉他:“世界上没有任何可以完全打包票的事,这一点我倒很确定。”我们大胆设想如果没有查尔斯的存在,纳什会不会在纳什均衡的探索时就面临失控否定自己,去接受自己认为能够失去自己判断力让自己变得迟钝的课。正如纳什最后所说,他终究接受了查尔斯是自己所幻想的人,但查尔斯对于纳什的一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最好的朋友最长的陪伴。
包容
在电影里引爆我泪点的场景的画面总共出现过两次。片头中纳什作为一个旁观者,去看教授们把钢笔摆放在桌上,这些钢笔代表大家肯定了对方的终身成就,教授问纳什你看到了什么,纳什说:“表扬。”片尾,纳什和诺贝尔奖颁发组委会的人来到了同样的场所,纳什问:“我会不会让你困窘,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疯子。我只是约束自己对于图案,对梦想和想象的空间。”我不知道作为一个骄傲的人,在他平静的称述自己是个疯子是内心的感想。但是在他否定自己时,教授们也纷纷把钢笔放在他的面前,说:“很荣幸与他共事。”这一次他是参与者。这个场景我看到的是无限的包容以及对于知识的尊重。
纳什病后第一次踏上普林斯顿大学的大门,向昔日的“竞争对手”汉森马丁,提出希望重返普林斯顿。马丁在明知他精神存在问题,可能会惹出麻烦得情况,依旧同意他的建议。哪怕是目睹他的失控后,马丁只是安抚他。在纳什的精神状况有极大好转,能够跟学生传授知识时,汉森也是欣喜若狂的向艾丽西亚分享。我看出了英雄之间的“心心相惜”。也许他们不是朋友,但他们可以做最好的“对手”。
真正热爱知识的人才可以做到极大的包容。汉森也好,纳什的学生也好,以及普林斯顿的教授们,他们对于纳什从来从来都是正常的眼光。在他们眼里,他是一个睿智的人。他的疾病并不能够影响他的才智。他只是和他们有一点点异常,但是终究大家都是一样。
爱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随。”中国的古语里对于爱情早有了这般动情的描述。但对于纳什和艾丽西亚之间,生死相随都不足以表达他们的感情。他们最初的浪漫世间上每一对深爱的情侣都有类似的回忆。但是在纳什精神出现异常之后,我们才懂得什么叫做“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当纳什从医院出来,艾丽西亚一边需要照顾生病的纳什和刚出生的宝宝,一边还需要兼顾工作赚钱养家,有人问她:“你还好吗?”。她道:“当我凝视着他把他想象成白马王子,渐渐的他就变成了我深爱的人,我也成了他深爱的人。虽然不经常,但是这也足够了”。看着艾丽西亚憔悴的面容,当年那个可以挑战老师神采奕奕的美丽女子,眼睛里闪耀的光芒渐渐的变得柔和动人。哪怕纳什的幻觉愈发严重甚至会威胁到她的生命,她依旧没有选择放弃。她依旧选择陪伴。生活不论多么艰难,纳什的恢复也遥遥无期,她从来不会放弃,在我的理解里大概是因为爱吧。纳什对于艾丽西亚的爱,也是同样的深沉。在诺奖的颁发现场,纳什致辞:“谢谢大家!我一直以来都坚信数字,不管是方程还是逻辑都引导我们去思考。但是在如此追求了一生后,我问自己:“逻辑到底是什么?谁决定原由?”我的探索让我从形而下到形而上,最后到了妄想症,就这样来回走了一趟。在事业上我有了重大突破,在生命中我也找到了最重要的人:只有在这种神秘的爱情方程中,才能找到逻辑或原由来。今晚我能站在这儿全是你的功劳,你是我成功的因素,也是唯一的因素。谢谢你!”
所谓爱情就是彼此陪伴彼此成长,度过漫漫岁月一起感受人生起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噼里啪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